--> 问题10  律师如何突破“成长瓶颈” - 成都成都刑事辩护律师网
搜索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问题10  律师如何突破“成长瓶颈”

问题10  律师如何突破“成长瓶颈

李秀平:在律争和力很大,可以是特大。我接触不少年,能感到他们时在焦说过经历三个段,就像经过几个段成能成为栋梁之材。在此,能一些建议吗?

列阳:,一般要经过的三个段是:段、专业段、个性化段。

段。我认为,作一名职业,在最初的三五年内,应该什么案件都应该什么。既是了在短期内解决家庭经济生活的生存问题,更重要的是锻炼自己的案手法和技能。在段栽的跟一点就是拿客户练手。因此,你不可能接手大案要案,不可能很高的案件,因的高低程度跟客户对你的要求的高低成比。出两三千块钱的客和出二三十万块钱的法律服的要求肯定是不一的。我认为,作为职业,基化的训练应该在最初的三五年成。

然后,入第二个段就是专业段。在专业化的域里,其是要走8 10 年,才能在专业领域里让别住你,让别人来可你。不是光做一两个名案然后出名了就可以了。其,如果你没有真才学,没有真正力,出一次名容易,但保持长时间的出名,始保持在一个很有名的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多的律,在一些名案后如流星一了就了。所以,始要保持"很有名"的状态话,就需要专业上的理专业上的实战训练专业上的研究,包括写各种文,参加各种研会。经历这程,才能入个性化个性化阶段的问题和后面的订制式服务一起谈。

李秀平任何职业一样,律师成长也会遇到职业的瓶颈。有的律师很快就能独立办案子了,过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自己被卡在一个瓶颈里很难突破,有的人可能在瓶颈里卡了很长时间。我接触过一些律师已经40多岁了,还被卡在瓶颈里怎么突破瓶颈的?

钱列阳:法律人成长的过程也像葫芦一样,有瓶颈的地方,有困惑的地方,这好像也是个规律性的事情确确实实有过一段时候,会感到迷茫和彷徨做到后来都是一个简单的重复,越着急越突破不了,越突破不了越着急。这是人之常情

这个时候,第一,别着急,反而要静下心来;第二,反思自己办案中的不足。其实做什么事情都一样,“胜在敌,不胜在己”敌人的疏漏被你抓住了,把敌人打败,所以这个胜是胜在敌。不胜,无论怎么样,你内在一定有自己的弱点,包括有些该抓住的对手的疏漏,你没抓住,包括你自己的疏漏被人家抓住回过头想,当你感觉到无法突破的时候,反思一下,看自己失误失策在什么地方。

我个人始终认为,遇到瓶颈从正面意义上讲是正常的,是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之间的黎明前的黑暗。所以年轻律师这个时候要有耐心,同时有韧性,更要反思。当今社会弥漫着一种杀人的方式叫“捧杀就是夸你、迎合你、说你爱听的话,最一步步把你送上了绝路。这样的事例在周围发生了很多。真正逆耳的忠言现在听到的越来越少,都是恭维,都是吹捧。我个人认为,清醒地认识自己,是年轻律师必备的一种素质。

李秀平大部分年轻律师在为案源发愁。我们知道钱律师参加了很多的社会活动们是不是也可以通过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来拓展一下案源?社会活动是否有助于年轻律师突破成长瓶颈?

钱列阳:参加社会活动呢第一,劳心;第二,费力第三费钱第四不落好。这四条你都认了得出去了放得下了那你就可以参加社会活动,就是说这就是一种奉献,甚至还被误解,被埋怨,还怎么样,累得贼死,不仅没挣到钱,还倒贴钱了当所有这些心态你都能接的时候,你就可以参加社会活动,这个时候你心里是平衡的

我参加社会活动,第一没有为了名;第二,没有为了挣钱;第三,也没有人来替我辛苦;第四也没有人领我的情;第五,我还准备了被人家埋怨,被人家骂一遍。OK我都能接,我就可以去参加公益活动。如果每次你要有所得,要计算一下,我付出了这个,我得到了什么,那你就会很累,而且会很失落,最后你会觉得越干公益活动越没劲,跟大家一块干,干五件事,而且是其中最苦最累的事

你要有个定位,认为这事天经地义就该我干,哪天不我干我倒是觉得很意外;如果就该我干我干了以后,所有人都落好,就我不落好,我就认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态放到这种程度,我觉得就OK了。

李秀平律师成长的终极目标,是对当事人负责的律师。对当事人来说,如何鉴别“负责任的律师”

钱列阳我们可以通过几种收费情况,来鉴别“负责任的律师”。一般来说,律师收费分三种情况:高收费、低收费、风险代理。

第一种情况,是“高收费”。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律师特别认真,也可能是律师“心黑”。在西方国家,律师“高收费”的情况都是前者。有时,一个律师出一个“鉴定建议书”就收2000美元,是因为他做得非常专业到位。

第二种情况,是“低收费”。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一个律师很认真却不够自信。这种情况多出现在一些年轻律师身上;还有一种可能,是律师没把案子当回事。

第三种情况,是“风险代理”。在刑事案件方面,为了防止腐败,各国都不允许律师进行风险代理。在民商事案件中,律师走风险代理的路,可能是相关律师案源不足,他愿意“赌一把”,打赢了有收益,打不赢就算了;还有一种情况是,他把案子接下来,没打算好好做。

这三种形式中,都有优秀律师和差律师

李秀平既然把律师定位于“法律服务提供者”,那就有“服务标准”。钱律师把服务分为“制式服务”和“订制服务”。由于不满足于前一种服务,你认为“每一个刑事案件都值得深加工”并进行个性化处理。

钱列阳:我们律师是“用案和法的‘手套’来握案件的‘手’”。

说到律师的服务标准,我拿厨师打个比方,厨师给人做饭,“做熟喂饱”是“制式服务”,按客人的口味做是“订制服务”。比如,我是江浙人吃不了麻辣的,你别给我做最高档次的川菜;我是东北人,我喜欢吃咸的,你给我是最好的潮州菜,我可能会觉得没味儿。

很多律师给客户提供的是“制式服务”,我则提倡提供“订制服务”。接手案件后,如果拿出一个“答辩状的模板”来套用,那案件不可能符合客人的口味;我主张每个案件都玩出花样来。我对自己接手的每个案子,都在“精心研制”。

我代理过一个职务侵占的案件。6000万元的数额量刑应该在10年。我在开庭时注意到同案被告提到“回扣”的问题后,意识到“回扣”是商业贿赂问题……后来,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我的当事人6年徒刑。对我的当事人非常有利—这就是“订制服务”编辑注:此案本书其他章节有详细介绍)。

法律服务的标准是可以提高的,我提出“订制服务”的标准,就是希望我们不要满足于“制式服务”,要通过提供个性化的“订制服务”更上层楼